清平笺

存梗自留地。

新年快乐

在看春晚的间隙写的,只有一点点。

无意中翻出来这篇文的文档,看完了前两章,心想这是谁写的怎么只写了那么少!拉上去一看作者名……(x)

高三苦短,写完了寒假作业也许我会再写一点,大家有缘再见:)



°清安

 

°花吐症paro

 

°一点点土冲

 

°有肉汤


====

1   2

====


三、

「安定——安定——?起床啦安定——」

 

熟悉的聒噪的声音。

你皱了皱眉头,勉强半睁开一只眼睛,阳光从大开的纸门处洋洋洒洒地落进来,你痛苦地发出了一声眼睛饱受折磨的呻吟,挣扎着缩进被子里,企图抵挡对一个久居屋内的付丧神来说太过丧心病狂的光线洗礼。

然而没等你在令人舒心的黑暗中待上多那么一秒,就有一双细瘦而有力的手伸进被窝里将你拖了出来,骨节分明,凤仙花染红的指甲掐得你生疼。偏生手的主人还满是刻薄地嘲讽道安定你又长胖了吧之前见你你的脸还没那么大的云云,欠揍得让你倒吸一口凉气,不假思索地就伸手狠狠地抽了那人脑袋一记,直把那人拍得一个趔趄。

你们几乎又要以大打出手来为此事作结,得亏天光正好,而煮好的茶香又太过诱人,最终你们坐在摆在缘廊上的一盘和果子的两端,各自捧着一杯清茶发出了满足的喟叹。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情似的,状若无意地发问道,连脸都不曾转过去面对加州清光一下。你手边的茶杯碰到茶托的边缘,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今早。看你还在睡就出去买了些点心,没想到回来了也没见你醒。安定你是猪吗?」清光倒是起了认真交谈的兴致,他把脸靠在撑起的膝盖上望着你,毫不留情地发出了例行的嘲笑。

明明是在关心别人却不肯好好说话,清光臭傻逼还真是恶劣得要死。你在心里愤愤地说,却也懒得跟他吵架,便选择性地无视了他的垃圾话,「那你什么时候走?」

「最多七天之后,要是临时接到调令,无论何时何地都得立即动身……。」嘴里叼着半个和果子,清光含糊不清地说道。

你心下一紧,本就漫不经心地托在手里的和果子顺理成章地被你手一滑,啪嗒一声掉进了雪堆里,寿终正寝。


TBC.

评论
热度(9)

© 清平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