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笺

存梗自留地。

缘更一发

°清安

 

°花吐症paro

 

°一点点土冲


°有肉汤


===

前文

===



二、

你近来经常做梦,有的很长很长,有的又很短很短;有的是你经历过的,也有的是你没有任何印象的;有时候几个梦连起来能串成一部连续剧,更多的像是故事里散落的片段,断断续续,缥缈无依。


但无一例外的,都是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故事。

 


你曾经看见面容尚显稚嫩的川下之子抱着膝盖坐在架台上,口中还念念叨叨着不明的词句。你不禁走上前去,听见「如果我很漂亮的话一定就能够得到主人的疼爱了吧」诸如此类奇怪又可爱的语句。你想摸摸加州清光的头,又想对他说,没关系的,就算你不漂亮,冲田君也会很爱你的。


然而你看见冲田总司和大和守安定向这边走来,年幼的付丧神原本正抓住冲田的袖子荡秋千,自娱自乐得不亦乐乎;下一秒安定就像离线的箭一样跳上架台,咋咋呼呼地抓住加州清光的衣领,「冲田君冲田君,这家伙超棒的啊!我们把他带回家吧!」


在安定和清光的撕扯斗殴中冲田付钱买下了加州清光。你站在原地静静地目送他们回屯所去,直到一红一蓝的两个小付丧神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你才悄然转身,离开梦境。


 

又比如说在冲田总司的生日会上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第一次喝酒,发酒疯的二人大打出手,一路从房内打到玄关,又从玄关打出屋外,最后双双滚下缘廊。冲田早已醉得迷迷糊糊被土方抱回了房间,无暇去管他的爱刀的内部矛盾。新选组的各位热热闹闹吃过菜喝过酒后各自爬回房去睡,竟是谁都忘了还在打架的两个付丧神了。


如果冲田君明早还能起得来的话,大概一拉开纸门,就能看见加州清光挂在树上、大和守安定泡在水里的奇景了。目睹了这一场闹剧的你叹了口气,想去把清光抱下来,再把安定捞出来,摇醒他们让他们洗漱上床去睡,你担心他们在这里呆一晚会着凉。


但是没等你走近,清光就梦呓着翻了个身,一下子重心不稳就掉下树砸进了池子里。安定原本只是半浸在水里,清光掉下去时扑腾着将他顺手一带,二人双双沉入池底。清光不会游泳。你慌乱起来,明知付丧神不会被淹死,你还是急匆匆跑过去打算下水救人。


忽然你停下了脚步,你想起来了,这是你曾经经历过的,却因过去得太久太久而僵化在了时光翻去的泛黄老旧书册里。你知道故事的结局,在安定的视角里,付丧神睡得正香时被巨大的落水声惊醒,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在水中,转头就看见紧紧抓住自己衣摆的清光大傻逼皱着眉头憋气,于是他想也不想地度气过去。在波光粼粼中清光缓缓睁开双眼,围巾和衣袂在池水中荡起,他看见落在安定眼眸中天空与大海的星辰。


——你想起来了,这是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第一个吻。


不远处清光和安定从池水中浮起,上岸后两人不约而同地背对着转身离开,背影颇像落荒而逃,等到达终点后他们才想起他们是睡在同一个房间的,懊恼地抱怨着喝酒误事,只好都不去看对方通红的脸,背对背睡下。你不自觉地抿了抿嘴唇,在屋外守着他们直到睡熟后,才闭上眼睛,于现世中醒来。

 


还有一次,你一进入睡梦就发现自己置身于战场之中,脑海中冒出无数危险的猜想的你慌忙加入战斗,四处穿梭着焦急地寻找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的身影。待你找到加州清光时,正有刀从上方砍向冲田总司,避无可避,清光只得伸开手臂牢牢护住冲田,用身体来硬抗这几乎是致命一击。


你目眦欲裂,正要冲上前去撞开那个该死的敌人,一个水蓝的身影从斜侧突出,安定的力气从来就有些大得过分,他手腕一扭便恰到好处地架住了势如破竹的敌刀,紧接着下一秒就将它的主人砍翻在地。你险些没刹住车,踉跄几步后停在战斗圈之前,看着大声地抱怨着「安定你怎么这么慢才来啊,超危险欸!」的清光和吐槽回去「这是正常的战斗速度,都是清光太弱的错啦!」的安定默契地将冲田护在中间,一起战斗连刀锋似乎都更为凌冽。


你默默地收回脚步,任梦中的场景化为泡沫,逐渐消散。

 


后来你不再去参与或是改变什么,你渐渐地、渐渐地明白,你梦中的每一个加州清光身边都有大和守安定,安定和清光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一起战斗、一起成长。他们相知相守、同生共死;他们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而这些,都不是你能去干涉的。


因为就独独这么一个现世中的你,名为大和守安定的付丧神,得不到属于你的加州清光罢了。


TBC.

评论(2)
热度(35)

© 清平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