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笺

存梗自留地 | 禁止转载 | 叫我haku

杂记

于是当他一瘸一拐地、拎着橙汁气势汹汹地向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你走来,却只是将它放在了桌子上,缠着绷带的手指不甚灵活地一拨、一拨、再一拨,将吸管调整到朝着你的方向时,
——所有的欢欣与苦痛、云霞与泥沼、温柔与寒冷,便都从他病号服下瘦弱的脊背里绽放出来,在微弱而压抑的阳光里静静地、随着颤抖的啜泣声轻轻荡涤了。

评论
热度(8)

© 清平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