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笺

存梗自留地。

飞鸟与游鱼 上

°凹凸星球异世界私设!

角色几乎都不是人类,寿命很长。

北界=北半球(以此类推);流焱季=夏季,凝晶季=冬季(恶趣味

°cp安雷only不拆不逆!如果发现了其他cp,说明你有一双智慧的眼睛。


01

起因是卡米尔的帽子上需要三根白色的羽毛。

雷狮海盗团早在附近打下了威名,如非必要没有同行会踏足这片看似平静实则险象环生的海域;此时才正值烈日炎炎当空照的时节,四个海货如果瘫在甲板上能变成鱼干,别说去大陆上人类的城镇了,他们早早就把海盗船沉入水下,靠在桅杆上伸手即是波光粼粼,被海水洗涤过的阳光柔软而温暖。无奈雷狮爱弟心切,只好休整船只下个星期就出发,期待沿海的小镇子里能买到挑剔的雷狮也会点头的羽毛。

此时出现了一只通体纯白无一丝杂毛的海鸟,在这片雷狮的海域中唯一一小块岛礁上休憩,它便成了海盗团的救星。

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无论是乌贼,还是鲨鱼,都已经可以说是海中一霸,更别提被海神波塞冬眷顾着的人鱼了;但在围攻之下,海鸟也未见颓势;最终雷狮扛着他的锤子下场时,它的翅膀一收一张,海鸟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俊秀的人类男子——如果不看他背后一双徐徐展开的洁白羽翼的话。

这可新鲜了。如同人鱼的皇宫在其他种族毕生也难以窥见的深海之中,羽人深受尤拉诺斯的眷宠,通常只生活在世界之树顶冠上婆娑云端的苍穹之城,自给自足,极少与外界往来,更极少在海上出现——饶是雷狮多年的海盗生涯使他见多识广,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看见羽人。

只有在古老的史书中会出现的描述,藤蔓织成桥梁连接花浅葱的城墙与白群色的屋顶,有五彩的宝石沉在华美喷泉鎏金雕花的池底。层层叠叠青灰石板铺就的道路裂开小小的缝隙却不染纤尘。洁白与宁静向来是羽人的代名词。

又如同人鱼是海洋的至强者,羽人同样是天空的无冕之王。雷狮虽然极其不想放走难得合他心意的羽毛,却也不想再打下去让海盗团减员。于是他挥挥手让其余三鱼沉回海中,决定与传说中极其爱惜羽毛的种族做一个谈判。

卡米尔把脸埋进围巾中,帽子将他的眼睛掩藏起来,他淡漠而不失锐利的却从帽檐底下悄悄延伸到了褐发的羽人身上,静静地将他打量。最显眼的是棕褐的短发,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在天上飞被风吹得多了,在脑后倔强地朝天竖起——卡米尔无声地嘲笑了一下;眼眸倒是平静而温柔,仍在水上时卡米尔看得分明,是琉璃绿如斑驳的翡翠,但隔了一层海水再望去时,却是一片葱茏的空色。

 

羽人再度回到这广袤的海面时,带来了一小盒羽毛,是北界冰岛的初雪一般的洁白。羽人自我介绍说他名为安迷修,没有姓(这件事要到稍微后面一点的时间才会被雷狮注意到);安迷修挠了挠脸颊,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这是他换季的时候掉下来的羽毛,虽然没有附魔但也能防水,让卡米尔挑着喜欢的用;翅膀上的少了会影响飞行所以不能给出去。

安迷修似乎很为这件事感到歉疚,于是矮个头的人鱼说没关系,谢谢你;羽人便对卡米尔展开笑颜,拍拍翅膀旋即变回了一开始他们见到的看不出品种的鸟儿,飞离了海盗团。瞧着他飞远了,蓝尾巴的人鱼才问紫尾巴的人鱼,说大哥,你跟他换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雷狮冷笑一声,他什么也没要,就叫我不好再用暴力行径抢东西了。

卡米尔默默地想,那看来安迷修是真的傻。两兄弟心意相通,他相信雷狮也是这么想的——雷狮确实也觉得安迷修傻,但在卡米尔认为的以外,他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但是还是有一点可爱的。

 

02

雷狮原本以为他不会再见到安迷修了,但似乎最近所有的事情都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安迷修不仅又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篮小兔子。

彼时雷狮居高临下地瞟着这一对儿兔子,一只蓝毛一只红毛,还都只有各一边耳朵,在篮子中瑟瑟发抖地抱作一团。真丑,雷狮撇嘴,安迷修还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说要不是我反应快艾比和埃米就要连兔带篮被鲨鱼吞了,你能不能管管佩利老乱咬东西的毛病……

如此这般,如此又那般,雷狮听得脸色越来越黑,安迷修的傻气和正义在初见时雷狮就已经领教过,很是不想再体验一次。出手如闪电迅疾,雷狮满意地看见安迷修被自己推进海里,徒留海上漂浮着的木篮子,两只傻兔瞪着茫茫然的眼。

雷狮要安迷修和他打一架,要是他赢了,安迷修就不能再对他说教。羽人眉头一皱,不答应,说他要护送艾比小姐他们回家;复又语重心长地说道,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雷狮几乎要召出雷神之锤——说来也好笑,藤萝花眸子的人鱼离经叛道到了极点,不仅逃离了人鱼海底的皇宫,还抛弃了人鱼一贯的信仰海神波塞冬,反倒受到了雷神的眷顾;安迷修这个时候倒是极有眼力地表示他要离开了。

喂,安迷修。紫色的眼瞳像两颗无机质的玻璃珠子,只有凑近了看才能发现底下掩藏着的电光闪耀,不要再来了。

我还以为我们算是朋友了呢?白衬衫的羽人似乎很少和雷狮这种暴脾气的人相处,颇有些苦恼地询问。

谁和你是朋友,雷狮这回真的冷笑起来,獠牙在唇边隐隐闪现,你会和海盗做朋友?

安迷修脸上失了表情。他放平了嘴角的话,虚伪的温柔也随之土崩瓦解——第一眼雷狮就发现了,褐头发的羽人的和善就像一个壳子,将他层层叠叠地武装起来,剥下这层伪装,底下的仍是羽人固有的淡漠与傲慢。

前面说过,好像最近发生的事情都不在雷狮的意料之中了,当然也包括他以为的“安迷修”——羽人重新绽开微笑,斑驳的阳光碎落在了他瞳孔深处;他说,但是,我又没有看见过你干什么坏事,又怎么不能和你做朋友呢?

 

03

卡米尔觉得自家大哥最近好像不是太对劲。

绿眼睛的羽人每年流焱季都会降落在雷狮的海域,那一块仅有的岛礁原本是雷狮和卡米尔晒尾巴、帕洛斯晒触手、佩利晒自己的地方,现在倒成了安迷修的专属。

羽人收了翅膀坐下——这与卡米尔在史书上读到的不太一样,如同人鱼一般不能收起尾巴变出双腿(谁知道在书上人鱼和羽人为什么总会被一起提到呢),羽人也是一般不能收起翅膀装作一个普通的人类的;这是神明的恩赐,既是束缚也是这两个特殊的种族至源的力量所在——然后紫眼睛的人鱼便懒懒地将上半身靠在岛礁上,尾巴悠哉游哉地划着水;安迷修要是说了令他不高兴的话,便会被大尾巴扇一脸水;雷狮困了,就毫不客气地拉过安迷修的大腿枕上去,美滋滋地睡个午觉,纯白的羽翼悄无声息地展开,将耀眼的阳光轻柔挡去。

小小的岛礁连接了海与天,也连接了雷狮与安迷修。

 

每到流焱季四鱼都不是很能有精神,这也不是什么能有办法解决的事情,毕竟种族决定了他们对水的依赖性,海的生灵对能夺走水分的高温与阳光都不会太有好感,流焱季也是雷狮海盗团除了冰封海洋的凝晶季最冷的那几天不会从海底浮上水面进行航海的时间——无聊死了,雷狮评价到,不能航海的人鱼和咸鱼又有什么分别呢——安迷修来到以后,雷狮的日子倒是能好过不少。

但是这次雷狮怕是开心不起来了。今年安迷修不是自己一鸟来的,而是带来了一个冰蓝色头发的女孩子——安莉洁艾思诺北界冰岛王国的圣女,管辖凹凸星球上绝大部分的雪族——雪族说是异人的一种,还是很强大的一支,但本质上还是人类,天赋技能只是将皮肤骨骼肌肉变成冰,自然不能像艾比和埃米两个兔族人一样变回本体,被安迷修装进篮子里横跨北界最大的海洋;也不能通过航海来到岛礁——海盗船会自行狙击任何进入这片海域的船只。

于是她是被安迷修抱来的,公主抱,距离最近陆地三万凹凸海里的飞行;岛礁太小,只容得了一个人或坐或躺,褐色头发的羽人充分发挥骑士精神绅士风度,将岛礁让给了安莉洁,自己化作白鸟绕着雷狮飞来飞去,嘁嘁喳喳叽叽喳喳唧唧喳喳。

安迷修说,安莉洁是不想当圣女啦,就像你不想当三皇子了一样,偷跑出来的;安迷修又说,雷狮你不是老觉得流焱季太热吗,安莉洁能化水为冰,可凉快啦……

哗的一声,雷狮忍无可忍地猛地沉入海中,紫色的大尾巴甩了安迷修一身水;海水打在安莉洁面前升起的冰墙上反泼在安迷修身上,双重攻击。卡米尔吓了一跳,忙跟着雷狮向海底的海盗船游去。安迷修化作人形,愣愣地停滞在空中,水珠从褐色的睫毛上滑落。

冰岛的圣女揪住帕洛斯的一只触手——他在一旁看好戏看得太开心,竟然没有察觉到安莉洁足下生冰,踏在冻结的一小片海面上抓住了他——雷狮生气了?雪族少女歪头,不是疑问的语气,反而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没等帕洛斯回答,她便又说,带我去船上吧,我来和他解释。

 

04

你要和我说什么?雷狮危险地眯起眼睛,尾鳍拍了怕中空的冰球,你这玩意儿坚持不了多久,最好长话短说。

安莉洁倒是一点也不害怕,若无其事地在冰球中抱膝坐下。我和安迷修哥哥从小就认识,到现在大概也有五十多年了吧,都这么久了我们也没能成为情侣,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他是真拿我当妹妹看的;何况我还有婚约在身——虽然我跑出来不仅是为了不想当圣女,也是为了逃婚的。

他一年会绕着凹凸星球飞一圈,是为了去看看世界各地的朋友们。你和他第一次遇见那一年是因为他为了抄近路快点来接我,说起来我还是你们的红娘呢——哇别晃我的冰球——我从冰岛跑到接近南界去了,可吓坏他了。他不是会主动说自己的事情的,比如说他有个师父这件事你不知道吧,这个倒不是故意的,只是他下意识的行为,你要问他,他才会讲。

我问他怎么来得晚了许多,他便对我说了你的事情;后来的每一年我和他见面时,他都要说到你们,说卡米尔长得很可爱但是有点不爱笑,说帕洛斯不愧是本体是乌贼是个一肚子黑水的欺诈师,说佩利太凶了艾比和埃米被他吓坏了……还说到你。——你知道他说你什么吗?

他说你很好看,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了——哇超生气啊,在他心里我比不上你好看——他觉得,你虽然是个恶党,但更多的,是个很好的朋友。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他好喜欢你的。看你那么生气的样子,你应该也是喜欢他的了;但是安迷修哥哥从来都是个迟钝的家伙,如果没有人告诉他,雪族暗金的双眸一瞬间竟晃得雷狮不敢直视,你的心情,他的心意,如果没有人告诉他的话,他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

 

卡米尔眼瞅着雪族少女跟他大哥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雷狮便别别扭扭地浮上了水面;藤萝花的人鱼说了几句话之后,原本呆愣愣到有点伤心的安迷修复又展颜,伸手将雷狮从海中抱了起来——等等,抱了起来???卡米尔呆若木鸡,他原本以为是雷狮不高兴有安迷修带外人进来,毕竟雷狮海盗团还是有很多敌人的——安迷修不算,也能被认为是半个朋友——结果完全是自己想错了吗?!

原本以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卡米尔,这时候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百闻不如一见,什么叫做实践是检验认识的唯一标准,团里四条单身鱼,团长都被人兜到网里了,他们还在为雷狮有个能说话的朋友挺高兴的!

你一个人没问题吗?褐发的羽人有些担忧;安莉洁半打开的冰球浮在海面上晃晃悠悠,她挥挥手,没关系的,我可是冰岛的圣女,不要太小瞧我啦——玩得开心点。没等愤怒地意识到事情真相的卡米尔反应过来,安迷修便抱着雷狮往南大陆飞去了。

 

晚上雷狮回来时,举起卡米尔转了三圈,直把郁愤难当的海蓝色人鱼转得气消了。卡米尔,雷狮的眼睛亮晶晶的,安迷修带我去了大陆上人类的王城,你还没有去过的,下次我们不带帕洛斯和佩利,让安迷修陪我们去,那儿有人类最好的酒;就是安迷修麻烦死了,他要我把尾巴藏起来,穿上女人的裙子,我说我坐轮椅不就好了吗,以前海盗团上岸的时候都是这样干的,不怕露陷还不用磨得鳞片疼——他噎住的样子太好笑啦!

卡米尔,等流焱季过了,我想去一趟凯莉那儿,雷狮抬手阻止了想说什么的卡米尔,没事的,星月魔女如果以后不想在海里混了,大可以坑我——就算她真的跑到陆上了,安迷修也能帮我揍她。

藤萝花开了。卡米尔望着那两弯前所未有的闪耀的紫色。他听见自己这样在心里说。

 

安迷修,雪族少女将脸往安迷修海中埋,以阻挡迎面而来的海风;安迷修见状将她抱紧了些,嗯,怎么了?风太大了吗,要不要我飞慢一点?

你以后不要再带别人上那个岛礁了,除非雷狮同意,安莉洁答非所问,她的声音从他的胸膛传出来,闷闷的听不真切。

——游鱼不能离开水,飞鸟不能潜入海;那块岛礁连接了海与天,也是你和他唯一的联系。


TBC.


小剧场:

01

安迷修:但是,我又没有看见过你干什么坏事,又怎么不能和你做朋友呢?

艾比、埃米:???

02

朋友:一个在海水里一个在冰球里怎么传声的?

我:闭嘴。

03

凯莉:搞事的微笑.jpg

评论(2)
热度(28)

© 清平笺 | Powered by LOFTER